洛阳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美食天下 >

“迅游网”袁旭:小人物的30亿梦想

时间:2019-10-22 16:56:15

     2010年1月初的一天,当袁旭已初步确定接受一家风险投资主投机构的投资,且投资机构已把框架协议发给袁旭,就在袁旭签好字盖好章,准备发出时,让袁旭有点措手不及的意外发生了⋯⋯

那天下午,一位非常低调的投资人(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的朋友)在电话中告诉袁旭:“你先不要发协议,你等我,我明天就过来。”

     “我们确实没有办法,协议都已经签好了,这个时候已经不可能有任何改变了⋯⋯”袁旭解释说。

     “我在国外,我会安排我们的合伙人去找你。”这位投资人依然坚持着。

     次日上午,这位投资人的合伙人乘坐第一班从上海起飞的航班,飞抵成都。袁旭从飞机场将投资人接到后,两人从上午11点一直聊到下午4点,然后又一起飞回上海,下午7点抵达上海。袁旭终于见到那位神秘的投资人,他当天刚从国外飞回上海。

     “你可能不一定信任我,因为我现在还没有跟你们签合同,但我以我个人的信誉做担保,我这就给周鸿打电话。”当着袁旭的面,投资人打电话给周鸿说,“你的眼光非常好,这个项目我投定了。”

     在咖啡厅里,袁旭与这位投资人从晚上7点一直聊到凌晨1点,袁旭被说服了。第三天,原投资人飞到成都,袁旭又要面对最初确认的主投机构的投资人,此时的袁旭似乎有点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     3月初,所有投资人都飞抵成都。在咖啡厅的包间内,大家围坐在一张圆桌前,激辩投资袁旭公司的事情,讨论到激烈时,所有投资人都低下头沉默不语,喧嚣过后的突然宁静似乎有点压抑,5分钟过去,依然是一片寂静⋯⋯律师看了袁旭一眼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最后大家协商决定进行捆绑式投资。

     普通的格纹衬衫、灰色牛仔裤、白色运动板鞋,再加上一副黑框眼镜,眼前的“老袁”就像校园里单纯的学生。虽然只有26岁,但公司所有的员工都称他为“老袁”,他就是四川迅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总裁,管理着逾50名员工,这个“玩”出来的公司已盈利上千万,已达到冲刺创业板的条件,而拿到亿元投资则让袁旭及公司彻底一夜成名。

     初中掘金20万

     袁旭是四川雅安人,曾以优异成绩考入北大计算机专业,河南专看癫痫医院却于2004年退学创业,颇有当年比尔·盖茨退学办微软的风范。而袁旭的儿时经历,更是有点神奇。

     袁旭的父亲是普通的银行职员,母亲是教师。“我可能是中国第一批接触电脑和网络的人。”迅游网络总裁袁旭告诉《中国新时代》记者。小学三年级时,袁旭父亲单位的库房里有一台其他公司抵账用的386,“那时候的计算机非常贵,也很少有人会用。”因为没有人会用它做账,因此这台计算机被搁置在了库房。10岁的小袁旭不知不觉对这台计算机着了魔。在某个暑假,他背着父亲把386搬回了家,整整一个暑假,都沉迷在DOS人机对话中不能自拔。

此后的袁旭一直缠着父亲想要买一台电脑,而父亲开出的条件是“考上四川雅安最好的中学”。

小学毕业考试,袁旭如愿以偿,初中一年级时,父母终于给他买了一台电脑。那时候“互联”是新兴事物,刚成为初中生的袁旭又开始尝试“上网”。

     “那时候雅安还没有网络,没有169,为了上网,我不得不拨山东长途上网。”袁旭回忆说。短短一个月,袁旭花掉了上网费2000多元。这是一笔不小的家庭开销。父母勃然大怒,并开始限制袁旭上网。

     然而互联网的虚拟世界对他来说充满了无限吸引力,为了能上网,袁旭几乎所有课余时间都泡在网吧,替网吧老板做技术员,以换取免费的上网机会。

     当时还没有网游,最吸引袁旭的是一种叫“网络泥巴”的文字mud,这是互联网网游的前身,通过文字描述场景来进行互动游戏,高级玩家可以通过简单编程来体验竞争的乐趣。

     1998年,14岁的网民袁旭开始了他的第一次“创业”建立自己的个人网页“四川网盟”。虽然当时上网的人非常少,但“四川网盟”最多时聚集了100多人,成为当地的热点网页。

     第二年,迫于上网的经济压力,袁旭和他通过网络结识的朋友开设了“江湖聊天室”。为了提高聊天室的互动性,袁旭把文字mud的部分功能移植到了“江湖聊天室”,聊天室里的人物可以有自己的属性,可以互相虚拟攻击,让聊天的趣味增强了很多。而袁旭则尝试出售聊天室中的虚拟道具,凭借这个小小创意,袁旭初中时赚到了人生的“第一桶金”20万元人民币。

     高中的课程一天比一天紧,而袁旭依旧用所有的课余和寒暑假时间“不务正业”。当时最流行的一款游戏是暴雪的成名之作《暗黑破坏神》。

     《暗黑破坏神》对于中国玩家来说,距离真正的网络游戏只有一步之遥,它可以供最多8人联机体验多人游戏。袁旭此刻和几个创业伙伴开发架设了一个暗黑的战网平台,最高同时在线超过5000人。

     与此同时,为了说服父母同意自己把所有业余时间放在游戏上,袁旭在课堂上依旧是一名认真听课的“尖子生”。在高三的暑期,袁旭身上发生了两件人生中的大事,第一件是他以不错的成绩考入了北大计算机系,成为人人称羡的“北大生”;第二件是他发现当时互联网网通和互联的矛盾非常严重,因此他开设了四川雅安第一个为网站主提供服务的双线IDC机房。凭借这一项目,袁旭又赚到了人生的第二桶金约40万元人民币。

     暑期结束,袁旭来到北京,看到了著名的北大未名湖。然而,此刻袁旭的心情并不像未名湖水那样平静。一方面,袁旭的事业在四川,身处北京总感觉英雄无用武之地。另一方面,袁旭懊恼自己选错了专业,他认为自己应该选择“管理”或“贸易”,而不是自己熟稔的“计算机专业”。一年后,通过和老师、家长的深度沟通,袁旭终于做了个大胆的决定——“退学”,向学校申请了“休学”。

     转型

    癫痫怎样得的 “明明说好三年,三年之后又三年,三年之后又三年,都快十年了,老大!”这是电影《无间道》中梁朝伟的台词。而电影中的情形似乎与袁旭的经历非常相近,最初袁旭根本没想辍学,“如果是辍学,我想我就会被直接打回去,我当时讲的是休学,说出来先混一年,无论混得好与坏,我都回去,后来一年就变成三年,三年之后又三年⋯⋯”袁旭笑着说。

     2004年,在众人羡慕的北京大学仅仅呆了一年后,袁旭就离开北京回到四川创业。回到四川后,袁旭几乎把所有的精力扑在了自己的双线IDC机房上。由于他的机房比北京同类机房收费便宜近一半,因此生意十分火爆。

     袁旭的机房规模,从一个民居的两居室,逐渐发展成一个地上三层、地下两层的小楼。然而新的问题接踵而至,当时,雅安全市的互联网带宽资源只有155兆,而袁旭的机房就占用了100兆。“做机房的人逐渐多了,对我们来说,由于带宽的限制此刻已经没有发展前景。”

     2005年初,袁旭与伙伴们一起组建网络游戏公司。当袁旭想在网游领域一展身手时,仅仅3个月过后,袁旭的网游梦想破灭。

     几个月中,向来赚钱一帆风顺的袁旭第一次感受到创业的艰难。后期,每到发工资时,袁旭都会想尽一切办法筹集资金按时给员工发工资。“你们不给我,就杀了我吧,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了,我是没办法了,合作伙伴有向朋友借的,还有要卖房子的。”回忆那段历史,袁旭苦笑了一下。“在公司创办之初想要做的其实到后面,完全不一致。”

     后来,袁旭发现项目的进度存在很严重的问题,便开始考虑是否应该放弃,但有伙伴说要坚持。“在觉得自己完全找不到方向的时候,必须要做出一个非常明确的决策,是坚持下去,还是放弃。”

     袁旭与创业伙伴一起反复探讨了一周时间。那时,袁旭与伙伴们天天见面,“在想到底应该放弃还是继续,每天都会把我们自己所有的情况进行分析,到最后,我们发现确实没有任何头绪,对未来的发展完全不可预测。做了3、4个月,最后没有任何进步,不停地在转换方向⋯⋯”选择放弃是件痛苦的事情,决定放弃的那一夜袁旭一晚都没有睡好。

     “网游行业其实是一个起步门槛很高的行业,而我们确实没有网游行业的研发经验,没有相关的同类经验,也没有相关的人脉资源,也找不到非常具有经验的团队。”袁旭说。

 &nb武汉癫痫病医院哪里好sp;   那段时间,袁旭与伙伴们都比较茫然。偶然的机会,袁旭发现互联网游戏在快速发展中,面临最大的问题是“卡机”。游戏速度不够流畅,影响玩家的游戏体验。在经营机房的几年里,袁旭聚集了业内不少电脑高手,几个人商量后决定,自主研发了“迅游游戏加速器”,奇虎董事长周鸿成了他的天使投资人。2005年3月,袁旭在成都注册成立了四川蓝月科技有限公司,该技术把网游数据从互联网中剥离出来,解决了从服务端到客户端的游戏提速问题。目前,这一技术可针对635款MMO网络游戏、240款网页游戏和100多款平台对战游戏。而个人用户只需30天支付20元,就可以解决网络传输中的卡机掉线问题。

     “我们做不了网游,又不愿意离开这个行业,我们对它很了解,对它未来的预期也非常清晰。”其实,那时的袁旭有两种选择——网游加速或游戏装备交易。加速器就是为网络游戏提供加速服务的一种客户端软件。网游在运行过程中时常出现卡机、掉线的现象,从而影响游戏体验。而网游加速器就河南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?是专门为网游“加速”的一种工具,提速最高的曾达到100多倍。

     30亿的梦想

     2010年4月18日,国内四家投资机构挚信资本、达晨创投、成都盈创动力、亚商新兴与袁旭的迅游公司签订风险投资协议,首期投资为4000万元,并已到账。

     根据协议,四家机构总的投资规模将达1亿元。高新创投负责人透露,之所以看重迅游,是因为这家公司的盈利非常高,且市场空间巨大。这笔投资属于股权投资,四家机构将占据迅游约20%的股权。

     有钱了,如何花钱,目前成为袁旭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。“这可能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挑战。我们要对资金的利用有一个很好的规划,要有一个非常好的资本配比的比例,我们要学会怎么去用资金来形成更强大的竞争优势。为此,我们已经做了一个长期的计划。迅游还是一个风格比较稳健的公司,我们会在把方向看明白、看清楚后,才把这个钱花出去。”袁旭笑言。

     从2005年进入这一领域到现在,迅游加速器占据了国内网络游戏加速市场60%以上的份额,2000多万玩家成了它的用户。目前,这款加速器已用于市场上90%的网游,如魔兽世界、剑侠情缘三、地下城与勇士等。

     迅游公司的盈利模式很简单:玩家下载这款加速器到电脑上,试用一段时间,然后付费使用。虽然不肯透露具体的盈利额,但袁旭坦承,去年的盈利水平处于千万元级。“今年一季度的盈利大大超过预期。”他的网游加速器简直就是个“吸金器”。目前,迅游公司已经在北京、上海设立办事处,而海外市场也扩展顺利,“每天有数千个海外玩家登录下载,目前有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⋯⋯”

     去年,袁旭的迅游网络盈利过千万元,袁旭估算今年盈利将继续翻倍。目前,袁旭的公司每年的增长率都超过100%,去年是200%多⋯⋯但在袁旭看来,单纯的网游加速器的市场前景是有限的,现在来看,预计它的潜在市场规模在20〜30亿人民币左右。

     如此赚钱的项目,追风者一定会出现,这在中国商场中不足为怪。“我觉得竞争对手肯定会有,不仅会有,以后还会大量地出现。这个行业将会越来越受关注。据我了解,有几家非常知名的互联网公司要进入这个领域。但我认为,迅游有很明显的先发优势,包括我们对产品的理解、做产品的理念。”袁旭认为,公司会维持、保持迅游的这种优势一直在这个行业里保持领先。

     目前,游戏加速器行业整体的覆盖率还非常低,全国现在已有2亿的网游玩家,其中有7000万是核心玩家,就是我们指的MMO(大型多人在线)。“迅游目前才覆盖了这么一点点的用户,我认为未来成长空间还非常大,迅游要摸到天花板,至少还要用3〜5年的高速发展阶段。”袁旭说。

     对于未来上市目标,袁旭会选择在国内资本市场。在他看来,国内的游戏玩家未来会远远高于国外。袁旭的最大理想,是让全世界所有的网游用户桌面上都有一个迅游的网游加速器,“成都的IT巨头都是外来的,我希望迅游未来成为成都的IT标杆企业,就像广州有网易、上海有盛大、杭州有阿里巴巴、北京有百度一样。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